1select * from blog1 where NO1='6'6-1.jpgselect webtitle,webdesc1,webdesc2,img1,img2,img3,img4,img5 from web1 where NO1=1 and Lan='C' 東海岸•晶品養白面膜•麵包樹的故鄉

上上遊產地小旅行

東海岸•晶品養白面膜•麵包樹的故鄉

 

你怎麼看待故鄉它呼喚你的各種姿態?

我選擇屈服。

思念到無以復加聽到海浪聲聲喚時,就不顧一切回家。

像大部份來自東海岸的遊子一樣,

無論身邊朋友們怎麼讚嘆臣服東岸那太平洋的美,

你知道記憶裡那絕對的藍色,

跟他們看到的不一樣。

而一次再一次站在它浪濤跟前時,

告訴自己,

原來你從來沒有離開過。

它靠海,就在中央山脈靠近太平洋的那一邊。

其實還記得是怎麼立志要遠走他鄉的,起初一切都好。

我們抬頭就是藍天,

遠方靜靜守護著的是海岸山脈,

踩幾下腳踏車,就可以坐在海邊,吹著太平洋的風親近海;

然後日復一日努力唸書做著離開家鄉的夢。

 

起初一切都好。

你住在都市裡,慢慢的也像就長在都市裡。

不知什麼時候起,你突然開始想念.....

東海岸那湛藍像染色劑一樣慢慢滲透生活中的大小事…

偶爾仰望著城市的晴朗天空時,

你遙遙連到了山的那一邊,

比誰都清楚那才叫真的藍得乾乾淨淨;

下雨了,你聞不到下雨的味道,

因為都市裡雨水是滲到排水孔裡,

而不是先下到土裡再撲著草香灌上來的;

你會因為偶爾聽到一小段的原住民歌手吟唱停下腳步,

因為那是來自家鄉的樂章。

颱風季節瞧著新聞氣象圖示示意颱風路線圖,

映入眼底的卻是兒時每次颱風來前浩浩蕩蕩去海邊看浪的瘋狂;

或者鄰居廚房怎麼就這時候飄著陣陣煎魚香氣,

你忍不住緊接著回朔氣味記憶連到老爸剛海釣回來滿屋子的鮮腥味兒;

 想看海。

 想回家看海。

 你知道你非把自己擺在那大海跟前,方休。

 你貪婪的一次又一次來回在台11線上晃蕩

 把這個你曾經習以為常的海連天景色,

 記在眼裡腦裡心裡;

 你的頭髮被濕鹹海風吹亂糾結,

 你的雙腳觸著沙粒,

走過的沙灘奔跑著慌張的小沙蟹和寄居蟹,

漂流木,上游會是什麼樣森林?

空氣的味道,今晚看的到月亮嗎?

海浪嘩啦啦它拍打石礫再嘩啦啦退回更大的浪裏,

當初怎麼沒有人告訴你大海它不會理所當然永遠這麼美麗?

 

記憶地圖裏的東海岸是有起點的。

始於橫過卑南溪出海口的中華大橋,過了大橋,海的氣息便毫不隱藏的將撲向你,

即使才離開市區十分鐘。

海堤,木麻黃,其實未必擋的住飛沙偶爾混鈍了視線,

但無妨。

當你深深為了什麼著迷時,它的一切美麗哀愁種種容顏,都阻擋不了你親近它的腳步。

 

於是一路向北,

海岸線起伏在你正前方,

大色塊的深藍淺藍蔚藍灰藍普魯士藍土耳其藍⋯⋯

朝天際交接那遠方漫延交替出現。

聚落明顯的會在有海灣,或港口,有或淡水的出海口附近集中。

面海的國民小學司令台旗竿飄著被海風吹拂的旗,

校園的那棵大麵包樹老早高過旗竿了。

鄉公所或村辦公室往往是村落中海景第一排,

郵差的摩托車停在門口,

正在和菜販小卡車司機聊著早上港口批了什麼好漁貨。

找一條通往沙灘的小路,或許路的盡頭是釣客密漁場,

或衝浪客那海潮嘉年華。

如果你有幸遇見了身上還滴流著海水的一位邦查(海岸阿美族人),

也許還可以問候幾句,

瞧瞧人家從太平洋冰箱裡拿了什麼好海味來佐今日餐桌。

 

其實無春夏秋冬之分,

無晨昏之別,

延著東海岸隨著山嵐流瀉樂章或蹦在浪花上的音符,

或低沉或奔放,

它總在吟詠流動,

聲聲喚~

 

你當然不會告訴全世界那片海美的無與倫比,

但是你深信著,

來自東海岸的印記及與它相連相依的曾經種種風景,

不會有什麼其他可以代替,

於是你日也東海岸,夜也東海岸。

 

 

撰文/A.W

 

˄